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铁志 > 给民众选择的权利

给民众选择的权利

10月15日晚上,超过三十万人在这个Facebook网页「万人齐撑!快发牌比(给)香港电视」上按讚,而三天后,已经有48万人。而17號週日,有十二万黑衣人上街包围政府总部,抗议政府没发牌给香港电视。
 
与其说这十二万人或者这四十八万人是支持一个还没正式成台的电视,不如说他们是对体制的愤怒。
10月15日当天,行政会议决定向有线宽频旗下的奇妙电视及电讯盈科的香港电视娱乐发给新的免费电视牌照,而积极筹备三年的「香港电视」落榜。 
 
原本许多人期待「香港电视」会带来不一样的香港电视节目。
 
近来,香港人哀號:「为何我们还要看鸡汁?」因为无线电视(TVB)一套美食节目「May 姊有请」,不论做什么菜,最后都说要加某牌鸡汁──因为这是厂商赞助,因而被媒体訕笑。香港电视落榜后,鸡汁更成为TVB的劣质节目的象徵,因为该台的各种节目彷彿都是加入同样的鸡汁,同样的千篇一律,缺乏创新与想像力。
 
香港免费电视市场长期在无綫、亚视两间电视台佔据下,早已失去活力。本刊在此前对於王维基的深度报导中就指出,殖民地年代由於政治考虑,不愿意多开放电视台,以免难以控制舆论。其结果是亚视早已衰落,且被视为主要是看北京脸色,而一台独大的TVB因为缺乏竞爭,虽然享有鉅额利润,节目却不断老化。
 
香港的流行文化曾经是华人社会的重要基地,但过去几年,从电视剧到流行音乐,都逐渐丧失创造力,很少能產出撼动人心的作品。另方面,香港曾经引以为傲的自由市场已越来越多地走向少数垄断,从地產、到超级市场、电力、煤气、巴士,均为如此,阻绝了竞爭与创新的可能。香港最著名的財经评论人、也是自由市场的拥护者林行止先生就说:「太多法定的专利和財雄势大的无形垄断,令香港的商业竞爭只存在很低如街边小贩(如果尚未为超市赶绝的话)的层次,根本上香港已失去自由市场竞爭的活力」。电视產业不过是最鲜明的例子。
 
王维基是一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的代表,是一个典型的香港仔 。他在1991年创办香港城市电讯,挑战原来的垄断电讯市场,又在1999年成立香港宽频,进军互联网,当时他面对香港电讯、和记广讯、香港新电讯和新世界电话等四大固网商垄断整个市场,王维基豪掷500万港元,在报纸、电视上展开连续三日铺天盖地的广告告诉公眾,「每一个香港人都有选择固网的权利,」並向政府宣告他经营固网的决心。政府其后在2003年全面开放固网市场。
 
与他同样是六十后世代、並同时在中大念书的评论家安徒说:「如果说,战后婴儿潮世代的「五十后」要靠建立一种「狮子山下 精神」为自己造像,自我敘述为在艰难的环境下挣扎,刻苦奋斗,並且能同舟共济、守望相助。那么,「六十后」所要为自己描述的精神世界,就需要一种更加强调 不依庇荫、独立思考、公平竞爭,更加个人主义,能够出入於物质世界,兼有务实精神的理想主义者造像。作为个体的王维基,的確是这种「后婴儿潮」香港人的代表。」
2009年底,政府宣佈要增发免费电视牌照,並主动致电邀请王维基申请牌照。王维基成立了「香港电视」,且他不仅希望成为第三家无线电视,更希望能够带进做电视节目的新方式,创造新的香港大眾文化。他高薪从无线电视挖角,鉅额投资新设备,並且给予创作者很大的创新空间。他们拍摄的第一套电视剧《警界綫》,首集放在YouTube上播放,两日內就有超过30万点击率。香港电视成为最具企图心的申请者,也让许多港人充满期待。
 
但三年过去,免费牌照仍无消息,原本就让人猜疑政府发会牌给他的可能性,所有人也都在好奇,王维基能烧钱烧多久?
 
终於,政府公布结果,在三家竞爭者中,王维基的香港电视是唯一落榜的。
 
为什么不发牌给王维基?香港绝大多数人认为都认为他们是最积极的申请者。香港明报在上週也公布由政府委聘一家顾问公司於2011年4月撰写的评估报告,从「竞爭力」、「压力测试」和「財务状况」比较3个免费电视牌照申请者,发现港视在竞爭力和压力测试都较港娱优胜,只有在財务状况上两者打平。就可持续性来说,报告认为港娱持续性不及港视,亚视则最差。即使这並非最终评估报告,但港视前身的城市电讯在2012年4月出售电讯资產,套现50亿元,派发股息20亿元之后,尚有30亿元转型发展电视业务,且2011年4月之后,港视开始拍摄电视剧,更有营运电视台的经验。
 
许多人怀疑因为是北京不信任王维基,也有人认为政府要保护两名原有电视台的既得利益。这些都是揣测,政府只说有「一篮子因素」──但问题正在於政府没有公布真正的原因与评审標准,让人们只能揣测,而无法心服口服。 
 
因此,如果鸡汁成为香港既有电视节目的悲哀譬喻,王维基的挫败则象徵了香港市场的封闭格局与新竞爭者的挫败,而香港电视不知死因的死亡更展现了香港政治的本质──决策体制封闭不透明、无视民意。 
这才是这么多香港人愤怒的原因。因为他们说:香港人已经没有普选了,连看电视都不得!因为他们要问:为何拿起遥控器,却发现其实没台得选?为什么遥控器是在政府手里,而不在人民手里?
 
所以,人们撑香港电视,与其说他们是真的热爱这个特定电视台,不如说是因为他们对於现在电视產业的痛心;尤有甚者,是因为他们要为香港爭取更多元的选择:他们希望在生活中有更多选择,希望市场上有更多选择,希望政治上有更多选择。 
 
 
 
本文为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第18期开卷文章( 2013.10.22)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