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铁志 > 个人分类 > 国际政治
2013年03月20日 11:36

国家为何失敗

人类始终在寻找前进的道路。

为什么有些国家会出现经济成长,有些国家却失败?为什么在这个看似繁荣的全球化时代,许多国家却陷於贫穷和战爭的恶梦当中?而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现象──中国的经济崛起──到底能持续多久?而......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0日 11:05

一场改变歷史的个人反抗

「罗莎帕克思(Rosa Parks)只是想要在辛苦的工作一天后下班回家,她或许没有想要创造歷史,但是她的反抗却刺激了一个运动,让我们所有人的朝向正义和平等的旅程得以前进。」

这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为了纪念罗莎帕克思在今年二月的百岁冥诞所发表的谈话。

奥巴马当然感触良多,因为没有罗莎帕克思,没有黑人民权运动,他或许无法成为第一个黑人总统。因为在1955年12月1日阿拉巴马州蒙特马利小镇上,帕克思的反抗行动,正被视为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起点。

十九世纪的美国內战之后,即使黑人不再是白人的奴隶,但是南方许多州政府仍然立法实行种族隔离:黑人不能和白人去同样的学校、图书馆和其他公共设施,他......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1日 11:48

美国政治将由民主党主导?

2012年十月,前民主党籍参议员乔治麦高文(George McGovern)过世了。他曾经在1972年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那时美国刚经歷六零年代的剧烈政治变动,浓厚自由派倾向的麦高文打造出一个「麦高文联盟」──亦即他的主要支持群体──包括少数族群、高学歷白人和年轻人,白人工人则流失到共和党。结果他输给共和党的现任总统尼克森,並且是美国选举史上最惨烈的败仗之一。
 
没想到,就在他过世后的一个月,欧巴马实现了「麦高文联盟」当年未竟的梦想。这一次,他们成为美国多数。
 
在这次选举中,女性支持欧巴马比罗姆尼多出十一个百分点(55% 比44%),而女性在总选民中佔......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3日 18:04

奥巴马时代:国家与市场的新战役

1. 进步主义的回潮?
二十世纪美国最知名的歷史学家史勒辛格(Arthur Schlesinger)认为保守主义和进步主义在二十世纪是交错循环。所谓保守主义指的是追求经济成长,但是是以牺牲社会平等为代价;进步主义指的是更照顾一般民眾利益的政策,在美国也与自由主义的立场接近。前者更重视市场主导经济与社会生活,后者则强调国家在市场的角色,包括管制措施和提供社会重分配。
 
史勒辛格的观察是人民对政府与市场的角色,或者成长与平等的价值,在不同时期有不同偏好,尤其是当既有的主导哲学开始贫困时。当然,哲学的贫困常常是伴隨著危机,民眾偏好才会因此改变。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9日 16:08

欧巴马带领美国进入后种族时代?

欧巴马带领美国进入后种族时代?
1.
     在2009年一月欧巴马就职总统那一天,美国资深眾议员、六零年代的民权斗士约翰路易斯说,欧巴马是出现在「塞尔玛的那座桥的另一边。」
1965年二月在阿拉巴马州的塞尔玛镇(Selma),警方用皮鞭及木棍驱赶黑人註册投票的队伍,並开枪打死一个帮助选民註册的牧师。当地的黑人民权运动者,包括年轻的约翰路易斯,组织了一场游行抗议,在三月七日从塞尔玛步行到十年前民权运动开始的起点:蒙哥马利(Montgomery) 。但是,几百人队伍在走出塞尔玛镇的桥上,就被警察的棍棒和催泪瓦斯猛烈袭击,上百人受重伤,约翰路易斯的头骨也被打裂。这一天,被称为民权运动史上「血腥的星期天(Blood......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1日 11:28

当一切都可以被买卖

我们希望一个什么东西都是代价而沽的社会吗?
 
我曾经在上海一间酒吧洗手时,赫然发现面前的镜子有是个萤幕,並且正在播放广告。
真的是无孔不入的广告。或者说,现在真是什么空间都可以卖──不只空间,而是越来越多事物都可以被买卖了。
 
以「正义」一书被广为人知的哈佛大学教授麦可桑德尔在新书「钱所不能买的东西──道德的市场界线」一开始就举出我们或者熟悉,或者匪夷所思的例子:西方人到印度寻求代理孕母的服务,医师卖出手机號码以让病人获得特別照顾,身体部位出租做为广告看板,美国国会听证会的排队有专业排队公司,或者纽约中央公园的免......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4日 14:33

從威权统治的转型到民主化

一个威权政体的转型或者瓦解,是如何可能出现的?是需要公民社会的强大的反对力量?还是统治菁英由下而上的改革?或者,转型的出现有赖於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公民素质到一定程度?
 
1974年开始,从葡萄牙、西班牙,再到拉丁美洲,威权政体纷纷瓦解或者转型。
1980年代中期,一群学者针对这波民主化进行了集体研究,希望找出威权瓦解与民主转型的原因。他们出版了四本研究成果,三本是区域研究,第四本则是由奥当那和施密特(G.O’Donnell and Philipp Schmitter)所撰写的「威权统治的转型:关於不確定民主的暂时结论」。这本小册子在今年出版了中译本;虽然迟到了二十多年,......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08日 12:33

革命在他方

前年过世的当代著名歷史学者托尼朱特(Tony Judt)在「战后欧洲史」一书中说,六零年代的青春衝动不是为了了解世界,而是为了改变世界。在另一篇给「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的文章中,他说六零年代是作为青年人的黄金时代,所有事情都似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改变,而且世界似乎被年轻人所支配。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25日 17:38

从修伦港宣言到佔领华尔街

「我们是属於这个世代的年轻人,我们在舒適中成长,但是却不安地凝视著这个环绕我们的世界。」

五十年前的1962年,一群二十岁上下的学生来到密西根州的修伦港,写下了这个〈修伦港宣言(Port Hu......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1日 15:16

乔治欧威尔在缅甸

1922年,19岁的英国青年乔治欧威尔来到彼时仍是英国殖民地的缅甸,担任警察。欧威尔出生於印度,他的祖父是加尔各答的教会执事,父亲在印度担任殖民官员,母亲的家族则是在下缅甸担任造船商与柚木交易商。所以他选择来到这个潮溼炎热的魔幻之地。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2日 16:47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去年冬天俄罗斯的大雪一定十分严寒。所以,十年来在莫斯科广场的最大规模民眾抗议,都必须暂时撤退;所以,此后又两度的抗议都无法打倒普丁,让他在三月初的总统大选中再次回锅担任总统。
只是,这次的总统普丁,已经不是多年前刚上台的普丁。寒冷的俄罗斯冰雪正在溶化。
 
当年,俄罗斯刚经歷九零年代苏联解体后的混乱,刚看过醉汉叶尔钦的无能和金权寡头的横行,KGB出身的硬汉普丁於是成为希望与改变的象徵。
 
普丁確实很受欢迎,原因除了不断攀升的石油价格(他上台时是每桶27美元,现在是116美元)提供了充裕的財政资源,让他可以以繁荣交换民眾的支持,另外就是民......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8日 11:36

网路可以"推"动革命吗

「我总是说,如果你要解放一个社会,就给他们网路。」埃及的网路英雄工寧(Wael Ghonim)这么说
但,突尼斯与埃及的政治变迁真的是一场「推特革命」或者「脸书革命」吗?这个问题延伸出的理论问题是,网路,尤其是社交媒体,是有利於「人民」还是统治者?
 
这个问题今年在西方引起一场大论战。
去年十月,美国知名作家葛拉威尔(Malcom Gladwell)在纽约客杂誌 (New Yorker)写了一篇长文「小改变」,质疑推特等社交媒体 (social media)可以「推」动政治革命或社会运动。就在这场知识的辩论不断延烧中,今年初突然爆发了从突尼西亚到埃及的阿拉伯之春。现实正检验著这些理......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4日 17:17

新加坡更民主了吗

在上一次的专栏,我討论了新加坡是否是一个民主体制。眾所周知,新加坡五月大选,是歷史上的政治大地震。一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选后所说的,这次国会选举是新加坡歷史的分水岭,。
这次五月大选是新加坡建国以来,执政的人民行动党选举成果最差的一次。在席次上,他们史无前例地输掉六席;在得票率上,人民行动党只获得60.1%,而2006年是66.6%,2001年是75.3%。十年下来,选票流失率不可谓不大。尤其,在这次选举中,反对党第一次夺下了一个集选区。
 
新加坡仍然是一个一党独大的政党体系;然而,这次不论是竞选的过程,或是竞选的结果,都让新加坡的民主相对更成熟了些。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5日 16:50

新加坡真的是民主吗

两年前,我在新加坡的一间咖啡店,拜访新加坡重要的异议份子、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及他们党部唯一的工作人员。为了爭取新加坡的民主,过去十几年徐顺全不惜以身试法,未经申请就屡次公开演讲、集会,因此多次入狱。政府並控告他誹谤,使他在2006年因为付不出罚款而破產,护照也被政府没收。
 
在这个光鲜亮丽的商场,走过的人们很难看见徐顺全的悲哀。
这正是整个新加坡政治的缩影。
 
近来新加坡大选后,有学者解读新加坡政治,认为该国是一个「优质民主」,是亚洲仅次於日本的民主政体。相比来说,南韩和台湾的民主因为「过於西化」,所以有许多......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3日 00:03

维基解密:从追求真相到成为国家的敌人

去年,世人集体目睹了一齣精彩的好莱坞电影,充满了悬疑、奇情、政治、谍报,甚至还有精彩床戏。那是维基解密的一连串戏剧化发展。甚至连主角阿桑奇的苍白长相都像是电影中刻意塑造的角色。
 
然而,除了这一幕幕令人目不暇给的剧情外,维基解密到底改变了什么?有人说,他们真正代表了网路文化对既存权力体系的顛覆与对抗大战;有人说,他们彻底挑战了新闻报导的意义和原则;有人说,他们揭露许多国家外交的黑暗。纽约时报书评说:「维基解密改变了一切」。
 
但维基解密到底解开了什么秘密?
很多人认为,维基解密並没有透露太多人们不知道的资讯;美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