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铁志 > 文章归档 > 2013年八月
2013年08月22日 11:10

张震岳如何成为海雅谷慕

1.

2012年最后一天,张震岳在台东县政府的跨年晚会──当台湾各县市,甚至中国大陆各地有许多跨年晚会向他提出邀约时,他拒绝那些庞大酬劳,来到这个东部的偏僻县市。

在这个不算华丽的舞台上,张震岳说虽然台东市的经济跟不上北部、西部,却有独一无二的文化与得天独厚的环境,每次当他环岛时都被湛蓝的海水感动,「如果没有这片海洋,我来这边骑车、衝浪有什么意义?」

「没有错,我都跟大家一样都希望台东能有很好的发展,但这不代表要牺牲原有的自然环境,这件事没有对错,希望能找到平衡点。在座的亲朋好友,这些都是我们要去努力的。」

接著,他唱起了这首歌:「小女孩別哭」。这正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9日 12:22

《夏潮》:一本社会主义杂志(台湾七十年代系列)

「我们来办一本社会主义杂誌」吧。三十岁的苏庆黎在台北大街上跟作家陈映真如此说──那是1975年,在1968年入狱的陈映真才刚回到社会。他的回答是:你有没有神经病?
 
但当然他是愿意的,尤其她对这本杂誌的描述是「一个进步的、人文的、思想性、综合性杂誌」。彼时苏庆黎也因为张俊宏认识了另一个出狱的政治犯陈明忠,希望他帮《夏潮》募款。但就在苏庆黎拿到钱的次日,陈明忠再次被捕,並以「企图武装暴动」名义被判处死刑(后来改判十五年有期徒刑)。
 
除了这两个左翼政治犯的协助,来自苏庆黎基因中的左翼传承,是他的父亲,台共领导人苏新。他在1947年二二八......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8日 14:27

用写作抵抗时代的衰微--我的写作旅程与台湾媒体文化二十年

五六年前,一个台湾前辈说我晚生了几年,这不是个写评论的时代。

我理解他的意思,但这话只说对了一半。

八零年代后期到九零年代中期,我从中学到大学毕业的时期,正是台湾评论的黄金时代。彼时台湾刚解除长达三十八年的戒严,一方面媒体开放并获得更多自由,另方面人们亟欲寻求更多的新知识与思潮,以理解或者批判那个仍然庞大的党国体制以及各种压迫的社会关係,并寻找台湾转型的出路。一时之间,百花齐放。1986年,「当代」杂志创刊,成为八零年代以后最重要一份思想性刊物。两年后,一群具有学运经验年轻人创办「南方」杂志,成为当时最具激进色彩的评论刊物。九零年代初,另一群宣称边缘、激进的知识份子和文......

阅读全文>>